沈帼英:只许成功

订户

字体大小:

在格拉斯哥的最后一日,我照常捅鼻子做完自我快速冠病检测后,准备到已进入“加时”议程的COP26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会场。今日的天空放蓝,在美丽的克莱德河畔,有人在晨跑。除了身穿荧光外套的警员和保安人员提醒着会议仍在进行,这个城市几乎已回到过往的平静。

第一关安检门外,铁丝网围栏上还高挂着气候抗议者制作的红色纸衣裳,但过去两周熙熙攘攘的抗议活动此时只剩下一个孤单的身影。一幅狂欢派对后的早晨景象。会场内的人数明显少了超过一半,在国家馆展区内,工作人员在进行拆卸工作。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