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灵魂语言

订户

字体大小:

今年6月,堂妹去探望我的父亲。父亲患有阿尔茨海默病,不认得她是在意料之中,但令堂妹感到意外的就是:他由始至终都在说马来语。既然不知所云,她只能以嗯嗯声附和。这也是我近半年来和父亲视讯时所面临的一大挑战。每逢我用福建话问候他,他总是无言以对。我须要以英语转述给帮佣兰诗,由她翻译成马来语,他才晓得以马来话回应。

订阅或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此文章为早报 订户 专享内容,什么是订户专享内容

请您选择以下方式,阅读全文:

已是早报订户,请您登录后继续阅读全文。

订阅

新用户体验价,每月只需 $0.99*。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