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目送云起时

字体大小:

若时光宝贵,我们又何苦用之兑现无谓的愤怒、痴愚、嫉妒?就算活在瓶中景,我们只要选择不悲苦,那也就自由了。

朋友们,当你读完了本期的专栏,你的这一生也就减少了相当于一则专栏的长度。同样的,当我在今天稍晚时候写完了这篇文字,我这一生也将流失等同于一篇文字的长度。如果转换成时间单位,你耗费的或许只是人生的10分钟;我失去的则是今生的一个星期天。

11年前的9月8日,本专栏的第一期图文正式发布。那时人还在英国,若没记错,插图见报时还是黑白的,画的是一名小孩坐在瓶子中,仰望瓶口上方飞扬而过的秋叶,瓶颈处系着一枚标签,写着 “飞翔”二字。图是在电脑上绘制的,是当时瓶中景系列的第一幅。11年兜了一圈,在构思本期配图时,瓶中景的意象再次浮现。虽早已不创作数码插画,改用水彩也多少改变了绘画风格,然不变的始终是画中的情意。

走过这11年,也等于失去我今生这11年,而我们能有多少的11年可挥别?人生就是这么一回事,打从一开始,即是一段岁月层层递减之旅,直至减无可减,一切归零。但人生也是这么一回事,从迈开第一步起,就是一趟叠叠积累的过程,积累财富,积累成就,积累信誉,更积累价值,积累意义。

我们这一生的真正长度,或许不在于具体拥有多少年月的总数,而是我们用了多少年月来完成这一生可完成的一件件事情。如果把人生从时间的单位抽离开来,改而以所完成的事情来计算,不知你这一生的组合内容会是什么?有统计资料表示,若按80年的人生来估量,那么吃饭就

花了6年,工作花了13年,如厕洗澡花了4年,睡眠则足足花了25年。扣除这一切,你还希望今生可以有怎样的精彩?是100场的电影?10万杯的咖啡?300回的会议?20本的文字书?200小时的长途飞行?2次的受骗?1回的婚姻?80次的暴怒?99回的痛哭?

上周五一早,友人就发来简讯,分享一则当日的专栏文字,竟然是老友执笔的,文笔颇为感性,情感真挚,花了人生中的10分钟阅读,值得。文中老友提及36岁当年,一时渴望随心所欲的自由业生活,毅然潇洒离职,不料迎来的是一场大病,“事业征途戛然而止”,而自由业从原本洒脱的选择,最后变成了现实所需。

自由业反而是不自由了。我们是不是都活在无形的瓶中景里头,太多看不见的束缚,把我们牢牢地拴在这一生既定的轨迹之上,忘了如何徜徉如何奔放?有些人的束缚来自健康,有些人的源自债务,更多人的是因为肩膀上的责任,还有一些是个性使然。但这不表示我们就必定不自由。因为人生唯一的成功,就是无论在任何状态之中,都可以活成是自己的选择。人生有成千上万的烦心琐事我们决定不了,唯有一件是我们可以把握的,那就是自己的态度。 真正的自由,是心的自由;而心的自由,就是牢牢把握好自己可选择的能力。

我刚失去的这11年,也算是我人生最精彩的一段,我换来了293则专栏,不计其数的插画,近16本的出版物,以及至少5场的个人画展。但我更渴望的其实是,若我有80年,那就给我80年的内心安乐。可惜前50年我早已浪费太多时间于烦恼及动怒,我把可以不生气不担忧不沮丧的选择权给放弃了,我根本一点都不成功。

我们一生中所履行的一切,全是用今生有限的时光兑换的。若时光宝贵,我们又何苦用之兑现无谓的愤怒、痴愚、嫉妒?就算活在瓶中景,我们只要选择不悲苦,那也就自由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