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喜欢旁边

订户

字体大小:

Alan Fletcher这本“The Art of Looking Sideways”是我的藏书当中最重量级的了,不光因为它有1680页,更是因为它带给我无以衡量的启发和乐趣。

这位英国平面设计师将他一生中收集来的图像涂鸦引言标语笑话轶事信息等等等等大量素材编成一本容纳他对视觉语言创意文化美学风格悖论等等等等自由思考的书,没有主题,没有开始,没有结束,没有中间,这是一趟漫无目的之旅。我想我之所以那么喜欢碎片,喜欢旁边,喜欢顾左右而游荡,一定也有这本书的影响。

~ ~ ~

你有看过《跟着奈良美智去旅行》这部纪录片吗?当你看见奈良美智如何一笔一笔赋予他笔下的大眼妹——一双深邃的灵魂,也许你会跟我一样诧异他怎么会被归类为“超扁平”呢。许多年后,我有幸在曼谷艺术文化中心跟他的大眼妹四目相投,而我背后正是超扁平的村上隆。但我偏爱奈良美智随手画在废纸信封传单日历记事簿笔记本上的涂鸦,不完美,不确定,未完成,混乱,松散,表面,却让我深深着迷。

奈良美智这本涂鸦集“Nobody Knows”是我在前东柏林一家名叫Big Brobot售卖漫画/玩具/设计书籍/T恤小店买的,今天打开重温,我在柏林背包旅行的快乐时光就这样一页页地翻了回来。

~ ~ ~

2015年2月23日,这一天之前他叫Antony,这一天之后她叫Anohni,但依然是我偏爱的跨性别歌手。她的音乐后来走得更远,但我怀念初初反复重听他第一张专辑“Antony and the Johnsons”那段靡靡时光,唱片封套上他还是个立地成佛的变装皇后。这张专辑有种在地下小酒馆驻唱的味道,与他那把哀怨耽溺的歌喉极为搭调,一场听觉上的艳遇。

2010年他最后一次以Antony and the Johnsons之名发行“Swanlights”这张专辑,也出版了一本同名书籍,收录他的诗歌、绘画、拼贴、摄影以及CD。我入手了一本,后来祝快乐又从纽约带一本回来给我。我留下了后者,前者转售别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