陆思良:海上旅行者

订户

字体大小:

到达爱丁堡的前一天傍晚,我坐在船尾甲板,读一本叫做《海上旅行者》的书,它是在船上的图书馆里找到的。

书中文字有些伤感:“遥远的行程永远都是从海上开始的,永远是在悲痛和怀着绝望的心绪下告别大陆的。尽管这样,也阻止不了人们动身远行,比如犹太人,有思想的人,还有只愿在海上旅行的人。乘船旅行使人变得比通常的旅行者更加迟钝,更加带有悲剧性。”我放下书本,看一眼西边海面上的落日,心里疑虑:难道云彩是迟钝的吗?难道晚霞带有悲剧性吗?正想着,耳边传来泼水嬉笑声,一对在船上做义工的年轻男女正在泡泡泳池内打情骂俏。我顿时释怀。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