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无插电

香薰烛火照明比电灯幽微,自有松懈精神的妙趣。(赵琬仪摄)
香薰烛火照明比电灯幽微,自有松懈精神的妙趣。(赵琬仪摄)

字体大小:

让工作和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时,最佳的充电方法是无插电——拔掉所有与压力源头有关联的插头,放空放慢,重新找到自由的呼吸节奏,自在的空间氛围。

冠病两年,两度因为整栋组屋换电线,遇上断电八小时,不是睡梦中的八小时,而是朝九晚五,人人提高生产力的黄金时段。

记忆中,居住岛国数十年,这些年只碰过两次停电——念幼儿园,还是小学低年级的年纪,某夜家中停电,大人点起蜡烛,说话轻声细语,像担心惊扰了什么,十足讲古仔(讲故事)的氛围,少不更事的我觉得挺好玩的。另一次,成年以后,一天夜里伏案赶稿,突然停电,探头窗外,看到附近几栋组屋黑漆漆一片,当下有一种世界按下暂停键的宁静。事隔多年,至今还记得夜幕下组屋建筑群仿若山脉静止的无声画面。

最近经历的两次断电则事先接到通知传单。第一次,我拿到通知传单,没有细读,完全未想过今时今日,生活在享有富裕、高效国际形象的岛国还会碰到大白天停电超过两小时的状况。

结果,那一天早上,我开着电脑编版,工作得正投入,忽然一声“啪”,接着几声仿似气球漏风的声音,没电了。我淡定地依照传单上注明的工程负责人手机号码打电话,询问详情再三确认没电时间长达八小时,只好动作利索地沐浴更衣,出门回公司继续工作。那时还不须要做抗原快速检测(ART)、向主管报备,出入公司和进出其他公共空间一样只须扫描安全追踪QR码,手续相对简单。

只不过,我那天早上设定了面包机制作面包,停电意味着发酵半途的法式面包,待晚上主人家我重新插上电源,烤出来变成不中不西的饼干。

有了如此难忘的断电经验,第二次接到断电通知传单,我严阵以待。一周前开始清理冰箱,暂停采购须冷藏的粮食。前一晚完成预先能处理的工作,以为万无一失,第二天可以正常时间起床。

然而,个人体质作怪,身体承受压力时会自动神早醒来。那天早上睁开眼睛,忽然想到停电等于无WiFi,一下子惊醒,梳洗、上网查邮件、扫阅新闻……其实手机数据用量应该足以应付简单通讯,但还是认定无WiFi比冰箱没食物更让人缺乏安全感。

那一天不过离家大半天,下班回到重新接上电源的住家,竟有淡淡地怀念情绪,就像从前出国旅行半个月,踏进家门感到亲切又疏离,悲喜微妙的心情。这下100%确认自己已经习惯居家办公,出门上班——太折腾了。公司的饮用水不好喝(我家喝过滤水),无法按区间调节温度和风量的中央输送冷气太冷,穿上有帽外套还是从头冷到脚踝,头皮发麻……噢,这是题外话了。下回找到题目再借题发挥。

断电和断水,哪种情况更加折腾人?有得选,当然水电断不得。断电涉及经济与生产,但断水才真正攞命(要命)。不能随时用水,洗手洗澡烧水沏茶泡咖啡,活着的乐趣即刻大打折扣。

没电,则可以变通——煮饭烧水用煤气;研磨咖啡豆用手磨;没有灯,可以点蜡烛;没得开电脑追剧,可以看书;没得给手机充电……作为做好以防万一准备的现代人,家里没有一两个充饱电的充电宝随时备用,实在是缺乏危机意识。

两年里体验了两回无插电,忽然意识到,只须暂时远离电插头,生活节奏马上慢下来。规划好日程,多出来的时间可以看书或出门散步,时间静静流逝,心境从容不迫,思绪变得清明。在这样的状态下,若有想不通的事情,喝一杯咖啡,或看一节小说过后,原本捆死脑筋的问题有机会迎刃而解。这是个人的经验之谈,童叟无欺。

环保、可持续是21世纪生活的主旋律,如何减少能源消耗将是这一代和未来几代人的焦点。作为个人,怎么充实自己的能量,及时补给,慎防枯竭,和关爱地球的哲理不谋而合。

让工作和生活压得喘不过气时,最佳的充电方法是无插电——拔掉所有与压力源头有关联的插头,放空放慢,重新找到自由的呼吸节奏,自在的空间氛围。那也许是在海边吹吹风,也许进树林大口吸收芬多精,也许自备饮料到公园转角的长凳歇脚聊天,又或者是沉浸在小说里的情景……这些都不需要电源。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