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维介:大虫光临

在华夏文明里,虎的级别,可与祥龙比肩,在文辞里它们是天下之昂藏,暗中较劲。(法新社)
在华夏文明里,虎的级别,可与祥龙比肩,在文辞里它们是天下之昂藏,暗中较劲。(法新社)

字体大小:

龙争虎斗、卧虎藏龙、龙虎榜、虎踞龙盘……但龙虚而虎实,山君毕竟是现实世界的物种,长期的山林霸主,人们对它畏而生敬。

我童年住乡村,村口道路旁有店铺二十余,是方圆两公里村民生活的核心地带。铺子前横七竖八的拉杂摊子二三十,形成早晨的巴刹,鲜肉果菜装点了一上午的繁华,正午前喧闹退去,留下一街寂静。周末或星期天的市集,人气更旺,尤其是从马来半岛越堤来卖海狗油的江湖艺人,来了总会耍点把戏,快活众人。那时从半岛南下讨生活的,除了江湖佬,还有画相师。我的记忆胶卷里,有一格留给了熬制虎骨膏的临时摊子。

虎骨膏,当年市井普遍认可的补品,名字听着就有强身健体的联想,虎虎生风的感觉立马翻腾脑海。我儿时在村口的药材铺里见过虎骨酒,相伴一旁的还有枯根败枝似的虎鞭,就是不知有虎骨膏。及至我念五年级光景,一则新鲜事在村庄里发酵——大虫来了——村口咖啡店对开的店家,把铺子后头凌乱不堪的空间腾出来,租给人家搭棚熬虎骨膏,消息瞬间在众聚落间热炒。那一年,适逢岁次壬寅,虎哥当道。父亲从街市带回信息:州府人来了,在德兴家边上熬煮虎骨膏,简陋的棚子架好了,布条也挂上。父亲说,这膏补,无论如何买一罐托亲人带回一两千里外的老家,那里闹饥荒,祖父身体羸弱,虎骨膏正可补身。这现场熬制的民间补品,虽然明眼看不到虎形虎骨,但柴火大镬熬制可是在眼皮底下发生的事。它价格确实贵,只要对长辈身体好也就值,不多想。这是异乡人埋藏着的心意。

我那时少不更事,想着猛虎还真是厉害,广泛得人青睐。读小人书时老在虎将的战地帐篷里看见吸睛的虎皮,端端正正地披在统帅的座上,何其酷。将帅手中的山君造型虎符,是天子授意调兵遣将的军权象征。统领的形象与百兽之王挂了钩,威震三军的感觉就如是锁在华夏千年大地。

听说虎骨膏可补身,我就老惦着虎骨膏是怎么熬成的,一心期待能在大镬里窥得彪虎的吉光片羽。江湖人在大树下架棚熬起了虎骨膏,我的好奇日甚一日,盼望能到现场开开眼界。某日,母亲喊我到杂货店打土油,拎着空瓶我出了村,直奔熬膏的棚子。棚子极其简陋,面向马路的一面围着,探头内视不易,倍添几分神秘感。走近棚子,浓郁的药香扑鼻来,柴火旺,大镬盖着,冒气,看不见镬里乾坤。棚里肩披汗巾的大叔发现了前来探虚实的混球小子,大手一挥让我走开。

父亲取得熬制好的虎骨膏之后,直接交付了返乡的亲人,让我瞟一眼的机会都没给。回想百兽之王尸骨无存的下场,早早就住进童心的狐假虎威故事顿时贬了值,山大王的威消散在大镬里。虎落平阳啊,真是。

虎的形象威猛,冷傲沉着,不怒而威,特立我独行。在华夏文明里,虎的级别,可与祥龙比肩,在文辞里它们是天下之昂藏,暗中较劲,比如龙争虎斗、卧虎藏龙、龙虎榜、虎踞龙盘……但龙虚而虎实,山君毕竟是现实世界的物种,长期的山林霸主,人们对它畏而生敬。所以老虎屁股摸不得,虎须捋不得,就别贸贸然与虎谋皮了。它如此形象威猛,那年村口来人熬制虎骨膏的熊熊烈火,确实烧去了些许我对大虫莫名的畏。

威风八面的虎,这动物界拉风的姓氏,如今已经越来越稀,也越来越虚,成了濒临灭绝被保护着的物种。遥想百余年前,新马虎患荣登全球龙虎榜,年年命丧虎口三百余是等闲事,四排坡、实龙岗都有村民被大虫叼走。91年前蔡厝港村猎人与虎尸的合影,应该是它在岛上的最后遗照。没想到才过了12年光景,从东瀛扑来一头吊睛白额的“马来亚之虎”,贼名山下奉文,统领日本皇军肆虐新马。幸好二战终结后,这头恶虎被吊死于马尼拉监狱。悠悠岁月流,再过几天就是壬寅虎年,轮到大虫做庄。喜庆之余,你或可施舍半分十秒,闪忆80年前的正月初一,昭南岛上凄风苦雨,人心惶惶,正在等候几天后大检证磨难的到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