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琬仪:随风而安

2022年,壬寅虎年初阳。(赵琬仪摄)
2022年,壬寅虎年初阳。(赵琬仪摄)

字体大小:

人各有志,只要生于怀才必遇的公平公正环境,他日乘风归去,今日随风而安。

这一天,采购完年花,在家清洗半人高的青瓷花瓶,插银柳,舞得一额汗,还是不满意,暂且搁置,出门找Y写挥春。父亲健在时,有几年家里过年会贴挥春。后来派驻在外,每年回家过年来去匆匆,忙着走春团聚,贴春联变成了陈年往事——止于怀念,不了了之。

查资料,春联也称福贴,春联既是各种春联的统称,也指对联;“挥春”是粤语,闽南话称“春仔”。使用汉字的地区多数有迎新春用漂亮书法把吉祥如意的字词写在纸上的传统,像日本、越南至今仍保留新年、过春节贴吉祥语句的习俗。

小时候最熟悉的对联莫过于流传极广的经典“天增岁月人增寿,春满乾坤福满门”。后来上了大学,假期常跑香港,特别喜欢到九龙新界的小村子迷路寻访古厝,村子里家家户户的对联、横幅看得我摇头晃脑,遇到喜欢的,拍照之余还特别抄起来。如今当年旅行时随身携带的笔记本在搬家时不知道塞进哪个尘封的箱子,但透过文字拉开四季风景,寓意志向高洁,祝福张扬或内敛各有姿态,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文字举重若轻地揭开层层生活内涵,一直没有忘记。

Y拿毛笔写字无师自通,一手好字似乎是看着一些字帖临摹而得,念上大学时,为了赚学费,一年农历新年前在牛车水摆起挥春档口,就这样开始了春节写挥春的pop-up(快闪)小生意。

在所谓的清新脱俗还没有成为今日网络流行语之前,一群老友总在有意无意之间,把日子过得不落俗套,写挥春,挑对联,字是很平常的字,要凑在一起变出新意境,检验的不只是年纪渐长到底认识几个字,还有对字意背后的见识与怀抱。少年时翻烂本子,挖空心思,力求年年新鲜得意。进入中年倒渐渐地变得随心随意,话语不讲破不讲满,世事无所谓方无所谓圆,珍视的是浑然天成。

每个人自带磁场/气场而不自觉。理性的说法是物以类聚,世俗的体会是“人夹人缘”(粤语,指有缘分的人合得来)。平日中午去到Y经营的咖啡座,已有人在等Y写挥春。Y的客人选的对联很多都别具心思,例如“平安喜乐皆如意,一念清静福自来”“四季有花春富贵,一生无事小神仙”。心里能用广东话反复地念这些对联,起承转合,音韵如歌,春风醉人。

年轻时贴春联的兴头似乎一去不返,今年只要一字“斗方”。一边站着等灵感空降,一边看Y挥毫。

不期而遇的T建议“静”,但我想防疫的日子已经过得清静,无须搬字过纸,时刻提醒。

心里转了好几遍——康、满、福、美,还是合字斗方“招财进宝”“花开富贵”……喜气和俗气一线之隔,年纪大了自信有俗得起的底气。

当时,心中钟意的是“清爽”二字,取一字就爽吧。Y说:“过年——四个叉不好。”我立刻反应:“有四个钩的吗?”

结果取“安”——国泰民安的安,安稳、安定、安心。年纪大了,比较懂事了,大家好我就好。

安也是随遇而安。这有别于经济发展分配不均下现代人面对竞争与剥削以“躺平”心态抗之。随遇而安,不是不反抗,也不是消极抵抗,而是无论环境怎么改变,还能保持自在心安。

环境会随着时代挑战升级不断地更新换代。时代纷扰,能够知道自己要什么,清楚个人的才能与局限,在回应生命的呼唤时有选择的自由与权利——可以藏拙,安于做好本分,也可以争取机会,奋发图强,学好本事。人各有志,只要生于怀才必遇的公平公正环境,他日乘风归去,今日随风而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