戚玉武:第二春

订户

字体大小:

过年了,越发想家,离上次与广州家人们的离别,已经整整两年的时间,如何形容心情,我词穷,也不想再说,这两年唯一能做的,只有不时的视频联系,望梅解渴一般,好久没有投入父母、哥哥的怀抱,亲吻他们的脸颊,感觉他们的存在,总觉得欠缺,遗憾。他们的表情我会不时想起,疫情,想,也只能想。

小时过年,外公外婆还在的时候,过年就是一场吃的盛宴,以前人很多都是自己做年货,煎堆、油角、弹散……都是自家动手包,炸,一边做,我一边偷吃新鲜出油锅,还烫舌的年货,家人都聚在一起,幸福至极。自家做的年货,比在别人家吃的好吃多了,家人一起动手的情景,我不会忘记,小时候的过年,充满了烟火气,充满了人情世故,更重要的是,年货的甜,即便因为偷吃受到训斥,嘴里是甜,心里也是甜的,脸是笑着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