蔚铿:两文三语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街口小店当年虽然年少有为,有幸被欧资跨国公司相中,请来香港上班,其实主要原因还是当地大量高级人才移民,公司员工迅速流失,另一个原因和新加坡当时的双语政策有莫大关系。

高中时的英语口音虽有点乡土味,文法方面却是不折不扣的顶呱呱,去了美国艰苦进修几年后更是如虎添翼,口语和词汇运用如行云流水。母校的中文书写程度普遍达到比下有余的程度,华语的口语流利程度在香港则是大师级别。陪公司高层去了几趟北京上海谈合资,上知会计金融,下知中英文翻译,表现之亮丽一时无两,很快就被派送去中国长驻。

在中国上班的那段时间,就享受到小时候学好中文的益处,加上中学时期选择了中国文学这科,虽然只是囫囵吞枣,考试成绩也不过尔尔,但历代皇朝,诗人文人的名字历历在目,还勉强能背一两首诗词,浑水摸鱼还是可以的。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