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郁:珍珠山

订户
珍珠山有个小池塘,不算美观,却是难得一见的景色。(蓝郁摄)
珍珠山有个小池塘,不算美观,却是难得一见的景色。(蓝郁摄)

字体大小:

数周前为《联合早报》副刊《现在》封面撰写了一篇关于跟随医生导览员探索本地医院发展史的报道,文中提及珍珠山早期伫立两所医院,与岛国的医疗发展颇有渊源。这里再补充一下我对珍珠山的印象。

珍珠山是蒲杉医生导览活动的起点,为了准确度,我在一个艳阳天独自造访珍珠山,想多了解这个乏人问津的地方。我在两年前曾因问卷调查到由前警署员工居所改造的外籍学生住宿,当时沿着斜坡上山腰,大热天汗流浃背。要找的人不在,留了字条也没回应,心想以后尽可能不再来这里做家访。

这一次走得更深,才发掘珍珠山甚大;不仅有个小池塘,还有闲人免进的蓄水池。翻开资料知晓蓄水池的概念最初于1897年提出,上世纪20年代末从柔佛引进过滤水,储存于此,保安森严。

珍珠山地势高,从不同角度可眺望莱佛士坊及丹戎巴葛商业区,以及中央医院的新旧楼。早期的珍珠山其实比福康宁山还高,因此英殖民地政府将珍珠山的山顶除掉,以确保敌人无法利用该处作为攻击新建的康宁堡阵地。

纵然和熙攘的牛车水不过几步之遥,珍珠山格外幽静,甚至静得有点让人容易产生幻想。我在山上行走约一个小时,除了一群在施工的客工,偶有路人或跑步者擦身而过,格外冷清。

一直误以为珍珠山这名字和华人对珍珠的青睐而得名,写报道时方知这原来是殖民地时期,两位高官的恩怨所得来的。当年和莱佛士随行的船长詹姆斯·柏尔(James Pearl)登陆新加坡时,从华人那里收购此地。柏尔出于对莱佛士的尊敬,将这座山命名为史丹福山。当莱佛士1822年从苏门答腊岛归来时,熟知该山未经他的同意被收购,便下令英国政府收回。他随之又改变主意,把山交还给柏尔。后者为此不满,便以自己的名字重新命名为Pearl's Hill。珍珠山,历史底蕴深呢。

我环绕山丘一圈,途径旧警署大楼,目前出租为办公室和咖啡馆,再往阶梯走下坡即珍珠坊熟食中心。前阵子在附近的惹兰固哥(Jalan KuKoh)做家访,高龄90来岁的阿伯身体仍硬朗。问他秘诀何在,他老神在在坦言不喝冷饮,然后指着对面的山说,每日天亮前到那里做晨运。问他那是什么山,他曰Pearl's Hill。听他一说,霎时觉得珍珠山多了一丝灵气,亦添加人间烟火气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