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流年似水

订户

字体大小:

只因冠病疫情关系,我们在自己国内做旅客,尝试在土生土长的小岛上发掘几许异国情调,那到底是何种滋味?

终于使用了旅游局赠送的“重新探索新加坡”旅游消费券。某日黄昏,我们从克拉码头登上一艘驳船,开始了历时40分钟的新加坡河之旅。

从李德桥边往河的下游走,两岸风光可曾留驻我的童年印记?如今的茂昌阁瑞士酒店,上世纪50年代是爱伦坡巴刹,我们习惯叫它潮州巴刹。母亲常带我去买菜,用蹩脚潮州话和小贩讨价还价,他们知道我们是住在这一带罕见的广东人家庭。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