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酒:上海封城

字体大小:

上海封城了?许多朋友纷纷来信慰问我。此刻,我真正感受到媒体效应,一件事经媒体报道后就会有不同解读,说媒体报道不真实嘛,这镜头也确是真实的,但镜头也只是整体情况的一个小视角,不是全部。

新加坡这两年经历了起起伏伏的疫情浪潮,从早期的清零到后期的共存,一波又一波,我们经历了疫情的洗礼,摸索出自己的生存之道,动态地平衡着经济代价和社会代价,不得不说政府的务实和果断,在纷乱中把握住矛和盾的优先顺序,没有偶像包袱(早期被列为学习对象),该转就转,说放就放,咬紧牙关冲浪(数字的不断上升),学会在浪中平衡。终于,今天如期解放,久违了的自由和开放,来之不易。

上海这两年几乎是在清零的情况下生活着,偶尔受其他城市的疫情波及,但也只是一阵轻风吹过很快又恢复常态。中国入境政策一直非常严厉。每次我从隔离酒店出来见到上海城市的那一刹那,恍如隔世,车水马龙,好像疫情从没在这里发生过。

但这次奥密克戎还是静悄悄地潜入上海。确诊人数从个位数到两位数,防疫工作就开始紧锣密鼓精准防控。但奥密克戎的传播速度和隐匿性,让人防不胜防。每次布局排查,就又揪出许多无症状感染者。上海的防疫从局部网格化封控到现在的江东江西鸳鸯化封控,坚持动态清零,只能和奥密克戎赛跑,要更早,更快,更严,更实地把病毒遏制住。

到底应该尊重病毒,与之共存;还是把病毒当敌人,遏制于萌芽?大国小国,见仁见智,或许时间会给予答案?!

不过,这段期间,也让我体验了一个不一样的上海。

这次回上海经历31天的隔离,我终于见到阳光。第一件事就是去剪头发,没想到剪到一半时,邻居打电话来说楼下来了一车医护人员,许多大门都被封锁了,可能楼里有密接,所以要开始排查检测。我想天啊,我第二天要上课,被封起来就麻烦了。当时已经听说许多“就地封锁”的故事,有人直接被封在办公楼回不了家,有人被封在酒店出不了门。网上流行着“今天出了门可能回不了家;回家了可能明天出不了门”。我收拾了个小行李箱放在车里,以防万一被就地封锁。终于有一天,我们学校也被封了,有位同事一起跑步的朋友被确诊,她是密接,所以学校被封了。

在新加坡已经习惯听到几千例,上万例,我们都处变不惊了。所以听到上海有个密接就得封锁时,我就觉得有些啼笑皆非,是不是太草木皆兵,劳师动众了?但不同国家有不同考量,不同文化,不同反应,我得入乡随俗。

有一点让我刮目相看的是上海防疫的检测能力,这么多小区,这么多检测点,每天这么多人排队下楼做检测,有条不紊,检测结果第二天就出来,而且不是一次而是连续多次检测,体现出防疫组织工作的系统性和有效性,还有普罗大众的配合性和纪律性。尤其那些社区里的义务工作者,包括一些小区里居住的老外,都化身“大白”(穿着白色防护服),穿梭在人群中帮助有需要帮助的人。看了还蛮感动的。

这样劳师动众的防疫政策让我啼笑皆非,但这样万众一心的抗疫行动,还是让我内心佩服的。这就是中国!不可思议!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