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葆:谜香幽兰记

订户
李香兰本人就算是素,也似乎艳得离奇。(李天葆摄)
李香兰本人就算是素,也似乎艳得离奇。(李天葆摄)

字体大小:

第二版的《恨不相逢未嫁时》怎么会逊色,那歌音更贴近人心,经过人事沧桑,流露的是物是人非、旧情难忘的复杂滋味。

记得1990年代看水晶写时代曲,他所谓的中国流行歌曲——说李香兰唱得“昆山玉碎凤凰叫”,是40年代版本《恨不相逢未嫁时》一曲。后来这初版出土,果然惊为天人了,乍现一句:冬夜里吹来一阵春风……果然玉回珠转,莺声云天滴滴溜溜如金音,时代深处埋藏多少宝盒碎玉遗珠,唯有等待霜露破晓欲曙天,才能听见沉沙旧歌。水晶认为时光分个楚河汉界,49年过后,50年代第二版重唱,大概连李香兰也没有了回天之力。而1953年雪莉山口淑子从巴黎转曼谷再飞香港来,穿和服在香港机场出现,微妙的表明国籍,之后在美丽华花园屋顶天台拍照:李香兰巧妙的换了洋装,套个白狐披肩,显示如今是国际明星身份,想必已然拍了西片《东方就是东方》(也就是《日本战争新娘》)——此刻报刊杂志自是用李香兰的名字。邵氏官媒《电影圈》全程报道,摄记张文杰在套间客厅拍了封面:李斜倚床榻,身后床头是一大把花,怒放菊花和红白剑兰相间……那时还没有花的忌讳,50年代瓶中供养剑兰,旁边有美人小立,是极为富足怡神的画面。李香兰用泥金条纹缎子作披挂,露出里内珠灰白色横竖图案旗袍,淡淡扬起七分脸,她本人就算是素,也似乎艳得离奇。莅港是演潘金莲,定妆照是内厅八角宫灯下、窈窕娇媚古装婢女。后来电影的歌曲流传极广:兰闺寂寂,夜迢迢,意中人隔断蓝桥,漏声儿滴碎了情苗……完全深闺情韵,迂回逶迤,纵然金莲内心情热如火,仅有春蚕吐丝叹幽怨,暗地里才有灵肉纠缠的。图片里也瞥见梁乐音,驰名《卖糖歌》作曲人——多年后新月唱片出土,冷门的《进酒杯莫停》被发现是金瓶梅电影里不予采用的插曲。玉手纤纤,人儿亭亭……探戈旋律回荡,仿佛超时空的乐曲,是过去《万世流芳》的卖糖歌花腔版模拟?不管剧情时代,就为了成就绮世歌伶一展玉喉?李香兰据说不接受,另找姚敏,方有了筝琶仿古的兰闺寂寂。她的悠然慢转,倾吐情衷,歌如心事,自比深宫怨女,是金盏玉液,轻溅点滴开了一朵朵芙蓉,纱帐里殷红而芬芳。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