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无知咖啡时光

订户
最叫作者耿耿于怀的,是他还能不能在咖啡店坦然自若地喝一杯咖啡。(图/pixabay)
最叫作者耿耿于怀的,是他还能不能在咖啡店坦然自若地喝一杯咖啡。(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大疫两年,也许还会更久,最叫我耿耿于怀的不是我还能不能去我心心念念的国度旅行,虽然还想再去巴黎风流一次,再去日本败家一次,其实我近几年也特别想念里斯本,而且我还没有去过冰岛,此生大概没有什么机会,除非天降横财,但这一切,我都可以为一只猫统统放弃。就算让我人生的下半场只跟这只猫在一起我也愿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