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出口

订户

字体大小:

彼时这场大疫在地球上已经一年,病毒变种了又变种,我和同伴分隔两地,精神上都有点透不过气,尽管窗口是敞开的,天空甚至比大疫前干净,可是那种空洞洞的感觉像无形的牢房。可是我们又能怎样,除了在各自生活的城市里寻找出口,一本书,一首歌,一支关于猫的短片,一家新开的咖啡店。后来,我在吉隆坡的茨厂街找到了丽士杂锦的Stellar Cafe,他在曼谷的老城区找到了Nangloeng Shophouse。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