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葆:旧金粉,小艳红

订户
邓丽君《艳红小曲》仿唱片封面光盘复黑版。(李天葆摄)
邓丽君《艳红小曲》仿唱片封面光盘复黑版。(李天葆摄)

字体大小:

丽君女史,艳红小曲浅斟轻唱,沉淀沉埋的金粉繁华依然是她的天下。这些都留在这里,没带到樱花国度去。

多年后才听到《别离的预感》——后知后觉,也自此始料未及,邓丽君的另一个面相:特丽莎邓,留在东瀛极致的情歌爱曲竟然不是《任时光从身边流逝》,也不是更早的《爱人》和《偿还》。终于看到的那个视频图像,是她所唱现场之一,背景一环环淡紫浅绿灯光,微微烟雾,人仿佛从隧道走出来,圆柱光照射——是邓丽君,可是稍带病容,有些憔悴,穿着海蓝色宽肩带低胸短窄礼服,很合身的,鬈发及肩,神情悠游自在;唱得投入时,八字眉有点皱起来,是有三分秋意了——胭脂红粉也随着浮起来,似乎脸庞吃不住妆,几近是告别前的身影。这歌诉说女心爱至彻底爱至无奈,旋律却很是悦耳,副歌部分的“……比海还要深,比天空还要蓝。”一如回环旋转的流水清音,她的歌声还是认得出是她,竟隐然有了琉璃水晶的穿透力,柔婉被消弭无踪:那是什么都清楚明了、而什么都原谅的境界。脸上表情控制得非常得宜,可是整首歌唱来,悄悄暗藏一份厌世,一种被世情抚平的凄楚——不必久听,瞬间即让人迷恋赞叹。然后此曲不为我们所知,大概就是不曾翻成中文版。那几年她皆在日本电视节目演唱,如《演歌花道》,寂静雅致的和风庭园,或者几净窗明的室内,一人伫立,没有喧闹笑语,没有竞技筹款,就是专注演绎而已。多年拼搏,暂且得到某种高贵的尊重,而且是异国。零碎片段视频陆续流出,宛如拼图,奇迹式的找出一块又一块,逐渐浮现一个特丽莎邓的扶桑歌乐领土——因陌生文化语言隔阂,半放逐的域外笙歌,如今梦幻般的默默归来。人入土了,生前事迹还没褪色隐没,唱过的君音丽声要像神秘的回音壁一样,再次或多次回来。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