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疑幻似真的彩虹

订户

字体大小:

提起旧金山世界戏院,复杂的感情如果一定要浓缩成简简单单几个字,不会不是“近乡情怯”——虽然这个所谓“乡”,是“错把他乡作故乡”的“乡”,换句话说,一笔算不清的糊涂账。上世纪70年代中至80年代初,春阳特别灿烂,秋雨额外缠绵,当时的世界戏院,活脱脱是一抹疑幻似真的彩虹。

首先是地理位置:处于唐人街,其实又不真正是唐人街。穿过天下为公牌坊,在都板街一直向北走,沿途的喧哗和繁华都教人想起《花鼓歌》,仿佛一亿奇迹仍然有可能实现,飘洋过海寻亲的女子迟早会找到她的大团圆。不屑跟上时代,底下藏着的不知道是自卑还是自豪,老华侨倒通透,既然东方猎奇有市场,那就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吧,幸运曲奇替你算命嫌不够刺激,还有俗称千年蛋的皮蛋传奇哩,剥落一层远古的黑泥,就像探索深奥而神秘的智慧。走到尽头,气氛陡然大变,孔夫子化作一缕青烟,波希米亚和声色犬马忽然携手上阵,全市最文青风味的书店和发放廉价香水余韵的脱衣舞场河水不犯井水,灵魂和肉体合跳一支华尔兹。别以为只得纽约有百老汇,这里也有——世界戏院坐落那截百老汇正中央。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