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路边社报道

订户

字体大小:

1. 他们的天空没有彩虹

日前午间新闻报道沙特阿拉伯政府强制下架首都利雅得的商店所有彩虹色的商品,包括玩具、文具、服饰等等,宣称这些东西传达助长同性恋的有毒讯息。与此同时,迪士尼的新片《巴斯光年》也因片中有男男接吻的画面而遭禁映。所以,他们是不是也应该禁止彩虹出现在他们愚蠢的天空?如果他们可以成功禁止彩虹出现的话,那么这个国家就不会有任何人是同性恋者。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我就非常希望这个国家还有暴龙,非常希望这些应该活在侏罗纪的家伙被暴龙追一下。

2. 星巴克剧场

为什么星巴克要把客人的名字写在杯子上?在面簿上读到某条贴文这个标题,令我一愣,对哦为什么啊,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根据作者,这是“为了把交易变成一座参与式的剧场”。我忍不住笑了出来。我想起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在我内心的小剧场,我还真的是怯场了。我不喜欢自己的名字也不想让整间星巴克的人知道自己的名字不可以吗?转念一想,我又何必报上这么认真?于是每次都给自己取不同的名字,让我可以在那几分钟内暂时不做自己。但说实话这种剧场实在无聊,我老是无法投入,因为我很快就被现实扇耳光:星巴克的咖啡贵死人……

3. 人工智能会不会做噩梦?

最近古狗有个软件工程师公开了他与人工智能LaMDA的对话记录,认为后者就像一个七八岁的孩子,但后者的智慧远不止此,因为后者能够分析雨果的《孤星泪》,具体解说什么是不公义,甚至会参公案。可是我想,AI与人的分别就在于人七八岁时候只看得懂《儿童乐园》,而且这辈子都应该不会读《孤星泪》了,三四十岁以后还会梦见自己怎么也走不到考场,而现实中他对“证悟者如何回到凡间”那个公案的反应就是,“唉,我还是给猫禅师铲屎好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