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如得其情

订户

字体大小:

半夜收到茱莉古露丝(Julee Cruise)离世消息,脑海立即响起柯翰的《俏西酒店》,不但因为“我清楚记得你在俏西酒店,你大名鼎鼎你的心是传奇”,更因为“我并非暗示我最爱的是你,我数不尽每只坠落的知更鸟”。惭愧啊,那时由早到晚听《飘浮进夜里》,视之为情波爱浪中的救生圈,可是过不了多久便把唱片打入冷宫,完全忘了救命之恩,既不关怀另类的歌手找不找到发光发热空间,也没有追随她离开双峰镇后的足迹。

以己度人,大卫林区(David Lynch)开拓新纪元的电视连续剧“Twin Peaks”香港译《迷离劫》,不会不是主题曲赋予的灵感吧?导演为自己的作品兼职填词,占了知己知彼便宜,令人另眼相看的是石头爆出来的歌者,以吐气如兰方式把字句吹入听众耳朵,必须非常非常用心,才能明白她的呢喃,一明白就永志不忘——张爱玲说的“如得其情,哀矜而勿喜”。唱的究竟是什么?“别让你自己被伤害了这次,别让你自己被伤害了这次,然后我看见你的脸,然后我看见你的微笑。天空依旧蓝,云飘来又飘去,可是有些什么真的不同,我们正在堕入爱河吗?”大卫林区研究员根据蛛丝马迹,指填词人写的是他当时的伴侣伊莎贝拉罗西里尼,或者确实如此,但无论写的是A君或B君,古露丝和我都很清楚,这首歌唱的是90年代初的我。

那几年她还在Wim Wenders的《明日世界终结时》唱过《夏天的吻冬天的泪》,电影十分难看,留在口腔的回味太不堪,后来发行较完整的导演修订版也提不起兴趣一探究竟,原声带唱片倒从善如流买了,时不时在末日群星大会串陪衬下跳健康舞,也算有益身心。古露丝的演绎一贯梦幻,铁粉如痴如醉,但自幼中了华文版毒的我毋忘初衷。叫《多少柔情多少泪》,由某南洋女歌手演唱,我一度记错是邓小萍,后来请教时代曲达人黄奇智,才知道是巫美玲。意译的歌词或者没有司徒明犀利,独具匠心却很肯定,八月的热恋换来十二月的眼泪,以“多少柔情多少泪,泪已流干心已碎,长夜漫漫往事如烟,如今独自沉醉”应工,对得起原作有余——当然,作为与酒精无缘的非刘伶,下意识会把最后一句唱成“如今独自沉睡”。

猫王的原曲脍炙人口,他歌书之中若选情歌三甲,这首应该入围——另两首我会选《爱我温柔》和《不能不爱上你》。后者寄调法国18世纪老歌《爱的欢愉》,歌词则背道而驰,其实原作劝世的“爱的欢愉片刻即逝,爱的苦果一生品尝”,不正是《夏天的吻冬天的泪》传达的意境么?填词人兜兜转转,冥冥中似乎印证了丘比特顽皮的胜利:你以为避得开我的箭吗?哈哈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