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我亦是行人

字体大小:

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匆匆走过,回望时,原来一切也无风雨也无晴。

配合中国版系列新书在当地推出,近期接受了某报的书面专访,聊了图文创作的想法。特挑选当中几段文字,重新整理补充,算是现阶段对自己图文创作的粗浅反思。

图文异同

写作和画画于我而言,都是自我表达的手段,当中文字创作的理性成分会强一些。我会一字一句慢慢熬煮,把内心紊乱的思绪抽丝剥茧,整理成一篇条理清晰,符合逻辑的文字,也就是所谓的言之有物。很奇怪我们对文字创作的要求是更神圣的,是不容怠慢的;作画时,反而轻松自在。

如果说文字贵在精确,那么绘画则胜在朦胧。我只是把各种视觉的意象组合起来,大体建构一种感知或氛围,让读者按照自己的方式去心领神会。这正是看画有趣的地方。

孩童视角

我一开始就以绘本创作为主要方向,无形中自然就侧重画孩童及拟人化的小动物。童真童趣是纯粹的也是纯净的,是每一个人曾经拥有的美好,其实也是你我与生俱来的本来面目,我们可以成长可以成熟,但不必遗失自己小时候曾经的干净无瑕。我画这些童趣插画,对正值童年的小朋友而言,自然无隔阂;而对经历过童年欢乐的大朋友来说,也能勾起回忆,产生共鸣。这世界可以很简单,如童年一样,想哭就放声哭,想笑就开怀笑,想睡就安稳睡,想爱就毫无保留爱。童真之所以真,或许正因如此吧?让我们一起通过插画找回不困难的欢乐,不复杂的希望。

风格成型

其实到现在我还是很迷恋忧伤,那是一种独特的审美,淡淡的,若有所失的,代表着人生中无处不在的缺憾。我们正视缺憾,我们不失去希望。喜欢忧伤与喜爱童趣,其实并不矛盾,它们都代表着不同层面的美。所谓“风格”,我现在将之理解为真诚。我们努力在作品中把思想情感最真切最真诚地表露出来,无论化为文字或绘画,自然就是作者个人生命的延伸,自然也就是个人风格了。

人如其诗,画如其人,关键还是,人要真,作品才能真,情真意切才能打动人。风格不是技巧,是作品中所展现最真性情的自己。如果我们在作品里,连自己都欺瞒了,又怎能奢望去感染他人?

诗文作用

文学也是属于美的范畴,一切美的事物对我都有莫名的吸引力。抒发性情也好,表达志向也好,中国古典诗词对我最大的影响,是让我在作品中,感受到千百年前文人墨客栩栩如生的生命力。诗人词人走了,他们或许只留下寥寥数篇作品,但这些篇幅短小的诗词,却凝聚充沛的生命激情,感动现在的我,也必定还会继续感动我之后千年百年的后来人。

中国古典文学永远是我文化基因中不可分割也是最重要的养分,更是我创作上随时可回归的依据。希望在自己的短文或插画里,也能做到如唐诗宋词一般,在精简的篇幅中,运用意象,营造或恢弘或悠远的不朽意境。

内心丰盈

所谓内心丰盈,就是满足于眼前所有,这不表示你必定拥有一切,而是不奢求把一切都占为已有。

我的人生经历虽不至于“过尽千帆”,但也确实看了不少风景。所有曾经沿途的风光,明媚的平淡的阴霾的,不都是迎来了又过去了?人生如逆旅,我亦是行人,匆匆走过,回望时,原来一切也无风雨也无晴。我个性本就随意,谈不上无欲无求,不喜欢争强斗胜倒是真的,说得好听就是容易满足,说得不好听就是散漫随性。都好,开心就好。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