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慧:豁然观云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曾经,在云南大理古城院子的大木门左右,贴上了对联:“闲庭信步笑看云卷云舒,宠辱不惊冷观花开花落”。那是在某年的农历年前的一个老市集里,翻阅到一本发黄的线缝笔记簿里,用毛笔端正竖写的一对字。

这门对,安静地坐落在一堆密密麻麻、喜气洋洋的春联选项里,等待着客人挑选。一身黝黑瘦削的滇西白族老先生,铺开印有铜锡箔“银掺”的正丹纸,在边角压着古董般的金铜小摆件固定,让墨水劲柔任游于纸张点点金色间。

那是段从院落仰头观云、探星、望苍山的日子。人间炊烟的风花雪月中,一处闲庭清幽。高原气候,变化末端的不止是云朵。有时,那里一天可以过四季。时空成了朦胧的错觉,印证天上一天,人间五百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