亮亮:毒蚊劫

订户

字体大小:

5月中,武吉知马区出现多起骨痛热症。不久,我们住处被冠上新加坡骨痛热症黑区,中招病患的最高纪录曾达到500多例。追究原因,很可能跟离大路不远处两大建筑工地的防蚊措施不到位有关。

那时,环境部天天派人来喷洒灭蚊药,一天好几次周围邻里烟雾缭绕。一天开车回家,正碰上当局出动的卡车以类似大号机关枪的器材在喷杀蚊剂,50米外视线一片模糊,雾锁南洋,不得不放慢车速。但即便如此大阵仗的灭蚊行动,似乎也没有立竿见影之效。

18岁的大孙和16岁的孙女首先中招。孙女症状尤其严重,发高烧,全身出现红疹,又痛又痒。一连几天,阿嫲带两个孙儿上诊所验血看病,密切关注两人血小板指数是否降到危险水平。对付骨痛热症没有特效药,医生叮嘱孩子们尽量多喝水,必要时吃止痛药,涂抹止痒药膏……所幸约一个星期后,两个孩子都痊愈了。

6月中旬一日,为清除屋后落叶跟一堆枯枝烂叶纠缠了半天,事先忘了往身上喷杀蚊剂。第二天,身体发出讯号: 头痛,高烧摄氏39度,浑身酸软无力。虽然身体不痒也没有出现红斑,但从两个大孙的经验猜测,我被毒蚊吻过了。

隔天已定了跟二妞和两个小宝飞西澳珀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硬着头皮上机场。所幸骨痛热症不会人传人,如今通过出入境关卡也没人理会你体温几度,于是顺利到达西澳珀斯。然而接下来几天,就是一场跟伊蚊病毒搏杀的大战。

出发前带足了退烧药,每四五个小时吞两片,足以对付发烧和头痛。然而最致命的是全身上下的骨头,包括四肢、膝盖、脊椎、手指,处处像被硫酸腐蚀过一样,酸痛无力。站着走着,脚痛膝盖痛;坐着躺下,脊椎痛肩膀痛;十指麻痹僵硬不能伸展自如,深深体会为什么被毒蚊吻过的这种怪病叫“骨痛热症”!

浑浑噩噩地过了三天,所幸女婿及时赶到,打起精神一家人出游参观西澳沿岸的吉尔吉岩洞(Ngilgi Cave)。岩洞不大,但一个套一个,造型千奇百怪的钟乳石柱随处可见。谁知上下石阶最多不过十几级,竟如登天之难,举足千斤重,还气喘如牛,才知道体力还没恢复,登高仍是高难度的挑战。

在西澳邓斯伯勒(Dunsborough)落足的旅舍离开小镇中心只有几分钟路程,上当地超市购物本来是件轻松愉快的事,但由于四肢依然酸痛,体力大不如前,除了在外用餐,就是胡乱买些半成品如冰冻饺子和比萨,以最省事的方式解决晚餐。

终于挨到回家,弯腰下蹲仍旧有困难,但骨痛渐渐消退,又过了整整一个星期,体力活力才恢复到原来的模样。回想这两年半,侥幸躲过冠病却逃不过毒蚊一劫,还好命大运大安然无恙,幸哉幸哉!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