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流子:前景不明的中国文娱产业

订户

字体大小:

年初曾发表过一篇中国文化娱乐产业的展望,当时涌现一批投资小、制作精良的电影作品,让人对寒冬后的春天抱有期待:影视作品可能一改过去给人以砸钱、明星云集的大手笔,改走小而美路线。但刚刚收官的康城影展,中国长片颗粒无收,长期关注华语内容的观众如笔者深感忧虑:路在何方?

从白娘子说起

1992年台视开播50集古装神话电视剧《新白娘子传奇》距今整30年。次年该剧被央视引进,掀起收视热潮堪称万人空巷,赵雅芝凭借白娘子角色成为中国大陆家喻户晓的演员。维基百科这样描述:“该剧属于暑假与寒假必会看到的剧目。”在中国大陆各大卫视年复一年地重播,几乎成为了寒暑假的一种“仪式”。这个剧却不是完全原创,说来历史悠久,出自古代民间传说《白蛇传》,故事成于南宋或更早,清朝成熟盛行,并发展出小说、京剧等多种形式。

这样一部在华人文化圈传承千年的作品,却被“清朗行动”误伤。如今在网络影视平台优酷播出的版本为删减版。“清朗行动”是中国网信办牵头开展的专项行动,原意是让网络空间天朗气清,行动内容主要包括打击利用互联网传播违法信息等。猜测《新白娘子传奇》中部分情节涉嫌所谓迷信,因此被“铡”。尤其优酷网具有弹幕功能,播放时可滚动显示观众留言,播至删减处引发满屏不满与无奈。

笔者猜是基层干部执行“清朗行动”过程中缺乏变通强行删减。《新白》被删是当下中国文娱的缩影,许多新老影视作品也面临类似处境。

康城领奖台上的中国95后

2006年娄烨未获批准携电影《颐和园》到康城参展。边罚边得奖对于中国第五代、第六代反骨大导演们来说是一种日常。娄烨被禁拍期间拿着一台家用DV,在南京悄悄拍了《春风沉醉的夜晚》。2009年又违规去康城拿了一个最佳剧本奖。《春》的男主角秦昊、陈思诚后来都成了一线电影人。秦昊最近在访谈中称,是该片让他学会演戏。其实中国很多一线演员起初都是拍大导演的小成本文艺片。

几年前,代替原本新闻稿常用的“不可抗力”,电影圈出了个新词——“技术原因”。一时间多部电影因技术原因退出国际影展,中国电影暂时关麦。

今年的康城影展,中国电影人特别“抢眼”,得奖的有短片主竞赛《海边升起一座悬崖》和在其他单元获奖的《地儿》《当我望向你的时候》。据说出自三个95后导演,平均年龄比70后的Ruben Ostlund(鲁本奥斯特伦德),60后是枝裕和、朴赞郁小了二三十岁,可以说是“童子军”。当中两个导演和赵婷是校友,从北京到纽约NYU Tisch学电影的陈剑莹和黄树立。某个角度看是件好事。有人说张艺谋导演善用镜头告诉世界中国的古人厉害,今年康城则告诉大家中国的下一代不输古代。

几年前我曾发文担心金马奖的未来。原本可以说是“神仙打架”的金马舞台,随着近年两岸关系走到冰点,金马奖好片数量也锐减。但还是有《阳光普照》《亲爱的房客》等佳片撑场,星光稍暗,电影人们的努力却丝毫不减。我没料到的是,杯葛金马奖,原以为中国大陆影人会继续发光,怎料大环境如此,在欧洲三大影展也销声匿迹。康城的三位95后短片获奖导演倒是化解笔者忧虑——下一代已经准备好了,并且中国经济今非昔比,年轻导演有机会到顶尖电影学府镀金,家长们的想法也有转变,可能钱有了,就像让孩子搞点有意思的。年轻一代追求梦想的使命感都在,这就是最好的苗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