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培芳:静思冥想山旅人

订户

字体大小:

已是近午时分,山林里蝉声唧唧,时而婉转悠扬,时而鼓噪嘶鸣,不知是为我的到来快乐地唱起迎宾曲?还是抗议这不速之客干扰了它们寻欢求偶的好心情?

闲情漫步,又来到山尼拉乌他玛花园,一阵幽香扑鼻,顿时神清气爽,这是母亲生前最爱的玉兰花香。福康宁山上这处小花园,模拟14世纪满者伯夷时代兴都教风格而设立,这是三年前岛国庆祝开埠200周年时,官方为了重塑700年历史而开展的一项园林工程。让游人寻思巨港王子山尼拉乌他玛乘舟漂离室利佛逝王国,来到这里创建新加坡啦王国的故事。时为1299年,小岛从此定名为狮子城。

穿过砂岩红砖砌造的仿古门墙,左右双开无横楣的石柱上,爬满绿箩藤蔓,古意盎然。流水喷泉、小亭寂寂、庭院深深、池畔蜻蜓翩舞、花木扶疏雅致,令人畅意抒怀。绿荫下一处僻静角落,有位孤独的年轻洋旅客,正盘腿打坐,静思冥想。我蹑手蹑脚轻步离开,恐怕连呼吸一口气,也会干扰他凝神入定、修心忘我的好禅境。

多特立独行的一位旅客啊!这时才发现门坊上的文本,史载当年山中王宫里,这类回廊花园是王公贵族常来打坐冥思的地方。年轻旅人的静坐,是因阅读文字有了兴致?还是油然受到宁静氛围的感召,随性而为?一个他乡旅者,竟能背离五光十色的都市盛景和游玩热点,全身心沉浸于思古情境和花树馥郁的大自然中,真令我动容!

平日游人罕至的山丘公园真叫我喜欢,无论晴天阴天或雨天,山山树树花花草草总以万种风情抚慰你心灵,在远古传说和历史更迭的游思中,脚下这片土地变得更温馨可喜。

此时宁静致远,比之周末山林处处喧嚣闹腾,真是天渊之别。这个缅甸客工休假日群聚会友的桃花源,处处欢声笑语载歌载舞,让他们舒心愉悦里忘却一周工作长年打拼的辛劳,应是无言山丘给予的福报。

小山虽然海拔仅48米,却充满自然灵性和历史意趣。那老树廊亭圣墓边,时刻总环绕着鸽子。棺椁墓穴里埋着的是依斯干达沙?抑或仅仅是个衣冠冢?神秘的圣墓意象,标志着是狮子城历史上的一个大句号和大问号。依斯干达沙因逃避外敌入侵而奔走他乡,跑到马六甲改名拜里米苏拉,创立了马来亚第一个王朝,从此没有再回来。狮子城百年王国从此消失在历史中,淹没于山陵的蛮草古木荆棘芒刺里,中间断代400年,直到莱佛士登陆前,始终是个谜!

犹如山里蝉鸣,神秘悠远听得到,却始终看不见蝉影。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