童缤毓 :纠结的隔离战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逃了两年多,始终还是躲不过确诊的命运。现在大家都抱着与病毒共存的心态,我并没有很抗拒,反而因为之后不停出国公干的行程,欣然接受“确诊能让我更安心出行”的想法。

当然,隔离是必须的。就这样,我昏睡了两天。庆幸的是,病毒没有对我的身体造成大伤害,低烧、咳嗽都在两天内发生,第三天开始,我的魄力回来了,只是快筛依然呈阳,我依旧是哪儿都去不了。

于是,一人二狗,24小时困在房间里,我的灵魂又开始无处安放了。工作停摆,什么活动也去不了,就连吃顿饭,也得等别人把食物摆在房门前。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