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揣在口袋里的城市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回到新加坡小住近一个多月,我逐渐适应这里的气候、人潮、时差、氛围。 新加坡是我出生成长的家园,融入其中理应得心应手、水到渠成,不料却总觉得自己的某一部分是处于悬浮状态,落不下地。

每一次回来都强烈感受到家园日新月异的发展和变化。一个城市得以持续地发展是与时并进、繁荣昌盛的表征。然而,当你再也找不到记忆中熟悉的场景时,心里不免怅然若失。

前年自上海归来,发觉公寓小区外的那排老树都被砍伐了,心痛不已。对我来说,善待老树,就是善待一个城市的记忆。老树见证了一个社区人文景观的长期变化,砍伐它们就等同于删除了共同记忆。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