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克:五度梅(上篇)

订户

字体大小:

那些年的新加坡,不在海外歌手巡迴演唱行程地图上,我根本没想过能看到活生生的钟妮梅藻(Joni Mitchell)。放学回家《峡谷众女士》黑胶听完又听,封套打开来歌词印得清清楚楚,连《雨夜屋》那句“我上主日学,我在楼上合唱团唱女高音,啊啊,啊啊啊啊啊”也学到十足。小唱盘不是自动的,必须用手提起唱头轻轻放下,日复日月复月年复年,唱片居然不曾沦为花脸猫,家长假如望子成龙,大概会逼我念医科,毕业后专做心脏手术。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