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一翔:前人种树

订户

字体大小:

一个月内,我在四个不同的地方种了七棵树。第一棵是芒果树,种在盛港河谷湾的路边;第二和第三棵是在爱美丽山公园,同属肉豆蔻科的小叶红光树 (Small Leave Nutmeg)和线枝风吹楠(Kalak Pucung);第四、五和六棵是在乌敏岛种下的香灰莉木、黄牛木和淡滨尼树(TampinesTree)。最后一棵是实龙岗花园一所教堂边种下的白木苏花树(Horse Bush, Petai Laut)。我完成围绕着白木苏花树像甜甜圈状的土堆,确认树栽得够直,再浇了一桶水,拉出手套准备离开时,公园局的那位女生走过来问我想不想和自己种的树合照?我笑了笑说,好啊,把手机递给她。对着镜头的笑容在拍摄的瞬间却变得有点恍惚,想着,如果有一天我走了,合照的这棵树还在,就成了一棵前人种下的树,在教堂的围墙外,继续默默地听着祷告、唱诗班的歌声和悠悠的钟声……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