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其米:我一生的电影

订户

字体大小:

这里写的是我观影经验中的最爱,写成文字不是为了安安乐乐忘记,而是为了提醒自己对这些电影的感念。例如《梦的调度:塔可夫斯基》,22年后才有机会重温这部纪录片,不是我心爱的电影,但它让我得睹《牺牲》背后塔可夫斯基的身影。十七八岁开始迷恋电影,先在法国新浪潮里戏水,后在意大利新写实主义的大路上晃荡,直至坠入塔可夫斯基的镜中世界,我才恍然,原来电影有电影的语言,电影是他雕刻的时光,是他调度的梦境,是他心灵的视野,是他生命的倒影。牺牲也好,奉献也好,他确实把他的一生给了电影。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