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金宝送书记

订户
把《在南洋小城荡来荡去》送给了黄老板。(叶孝忠摄)
把《在南洋小城荡来荡去》送给了黄老板。(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去霹雳州旅行,打算逛逛几个因锡矿而风光的小城小镇。作为旅行者,我对这些被时光遗忘的地方感兴趣,那些坍塌了店屋,被不可一世的榕树占领,将人的痕迹活生生地吞下抹去。那蓬勃的生命力,也是一种暴力,夺回了自己的领地,开始野蛮生长,正是这种原始的力,让人觉得小镇还活着,只是以不同的方式活下去。

产业崩塌,人口流失让这些小镇黯然失色,但它并非不漂亮的。我眼中的漂亮,在当地人心中或许是外人无法理解的伤痛,或永远不回头的决裂。我们在端洛的老餐室里和老人聊天,问他们这里有什么好吃的,他们笑着说,这里什么都没有,你去怡保找吧。知道我们来自新加坡,这些居民能说出他家里的谁谁谁就住在新加坡的后港或宏茂桥这些地名,我希望由他们口中听到的不是遥不可及的羡慕,不是无法离开的遗憾。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