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缘:听不懂的歌

字体大小:

那天去拜访老友,无意中又说起国民服役往事。刚好看到他的小孙女,跟着视频里的韩国美少女团的韩国歌曲唱唱跳跳,有板有眼。我笑问她是否知道歌词的意思,她说听不懂,不过跟着跟着就学会了。我和老友不约而同发出了会心一笑。

我们服役受训时,几乎每天清晨都要做早操和跑步,教官常会带头唱歌,尤其是在最后那几百米时。我们唱的很多都是不懂是什么的歌,有说是毛利人的,非洲土著的,又或是印第安人的战歌,总之吱哩咕噜,呼呼哈哈的,唱着喊着就挨到终点了。

小学三年级时老师教唱马来西亚国歌“尼嘎拉古”(Negaraku),别期望那时知道它是什么意思。到了儿童节,就加学“Semoga Bahagia”,不过这还好,因为只要sama sama地唱完后,就可以分到一包太丰饼干糖果带回家。后来才知道这首儿童节歌曲同样是我们国歌的作者朱比赛(Zubir Said)的作品。当然,五年级时改唱的“Majulah Singapura”(《前进吧,新加坡!》),当时也是“听不懂”就跟着唱的。

在法国参加“法文夏令营”的时候又是另一种经验了。校方特意在每班里尽量安插不同国家的学生。结业前的重头戏歌唱晚会里,每个国家的学生都要上台演唱他的国家的歌曲。因为东方同学是少数又较“怕羞”,所以日、韩同学就邀请我当晚和她们合唱了我“听不懂”的歌。我们唱了“Sho-jo-ji”、“Sukiyaki”和《阿里郎》。想来如果那时已有了《大长今》,唱的就会是《乌啦啦》了。到了要唱新加坡歌曲时,就是我最尴尬的时候了!还好找到印尼同学合作,我们合唱了“Burung Kakak Tua”过关。这首“听不懂”的歌,也成为日后每当有人向我问起“新加坡歌曲”时的标准答案了。

也是在夏令营的时候才知道中学时唱的《我的太阳》《重归索伦托》《桑塔露琪亚》等里面那段“外文”都不是纯意大利文,而是那波里地区的方言,所以意大利同学也是“听不懂”的。不过那《女人是善变的》则是意大利特色。

我服役受训后带的是“福建杂牌兵”,那么清晨跑步时要唱什么歌呢?就想到了四拍的《高山青》。但又怎样把短短的歌尽量拉长来唱呢?于是在唱完“阿里山的姑娘”后,就改唱成“宏茂桥的姑娘”,再换成大巴窑,总之是三个字的地名就行了。唱着唱着,最后,再加上那段“听不懂”的:嘿!娜奴娃都伊都那呀嗨,伊呀嗨娜奴娃,呵都伊都哪哟呵嗨哟,呵伊娜奴娃呀都,伊都哪呀呵嗨哟!这样“嗨嗨呵呵”地也就同步挨到终点了。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