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慧慧:露

订户

字体大小:

狗弟弟兴奋地冲前,指着小手背上的一点红,萌萌地说了一大串自己刚历经的勇猛事迹。

“我只是,只是……插进去……哭一下,一下就没有了。拿出来的时候,我没有哭!”

他手舞足蹈地继续说着,看不出几个小时前为了要做心脏扫描检测,静脉注射麻醉药。狗弟弟在母胎五个月时,就已历了一个生死抉择关口。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