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涵:原生家庭之伤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我们每个人手中握着的是自己的人生剧本,不是父母的续集。(图/pixabay)
我们每个人手中握着的是自己的人生剧本,不是父母的续集。(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在辅导室里,面对患有心理疾病的咨询者,心理咨询师一定会问起他们出生成长的家庭,而在追根溯源的过程中,往往能看出一点端倪。心理咨询师引导咨询者回顾童年时光,并不是为了寻找罪魁祸首,而是为了帮助他们从原生家庭的爱恨交织中走出来,接纳自己的过往,以获得更强大的精神能量,成为更完整的自己。

虽然不是所有问题都源自原生家庭,但成年人的心理问题往往与不幸的童年际遇息息相关。奥地利心理学家弗洛伊德就曾说过:“人的创伤经历,尤其是童年创伤,会影响人的一生。”日本推理小说家东野圭吾以这个理论为依据写了一本书:《从前我死去的家》。

这本小说是关于家庭创伤代际传递的悲剧。书中的主人公沙也加经常虐待年幼的女儿。她虽然懊悔自己的行为,却无法自制。她隐约地觉得这样失控的行为和自已的过去有关,但她对小学以前的童年时光毫无记忆。为了找回缺失的记忆,她请求前男友和她一起前往探索养父生前常独自前往的地方:一栋被废置多年的老别墅。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