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果:更新岁月的颜色

字体大小:

当岁月逐渐褪色了,心境逐步低沉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为情绪加工润色,还人生更新后的焕然风景?

老友好奇,问我是否已迈入更年期?我心里暗忖:怎么可能?更年期不是妇女才会面对的吗?

这阵子身体状况频频,感冒反反复复,腰背又突发性酸痛,加上之前指关节痛风已持续数月,更别说老感觉疲惫乏力,总之体能明显下降,情绪多少也受影响。难怪老友怀疑,我这半个小老头多半是来到更年期了。

其实,体力衰退多少是自己近些年疏于运动的结果,理应与更年期无关。这一点我倒不是十分在乎,当然常运动之必要我还是明白的,所以每天都坚持尽量多步行,聊胜于无。然情绪之波动倒是令人颇为困绕,特别是心思敏感如我,若老钻牛角尖出不来,情况可大可小,更是不容小觑。

主要是数周前病了足足一星期,不算大病,就是缠人的感冒,各种症状接连出现,也不严重,就是折腾。连续几日的快筛测试结果皆为阴性,至少不是染上冠病病毒。那一周身体不听使唤,体力全无,安排好的工作无法按期完成,形成堆叠的压力。近乎每天都昏昏欲睡,竟养成个习惯,戴上耳机点播网络上各种落雨场景的视频,听着淅淅沥沥的人为雨声,如聆听绵绵不绝且徐徐平缓的催眠曲,模模糊糊躲入虚无且潮湿的朦胧幻境。

游离于现实与幻境之间,现实中倍感无力,幻境中找回自己。

说来奇特,那一周我很清楚地意识到,自己宛若脱离了地心引力,超然于红尘外,回看浮世一切,曾经的追逐拼搏曾经的努力执着霎时间皆为虚无,了无意义。然那一周之后,我又必须脚踏实地,一边忙着追赶所拖欠的工作,一边又试图寻回曾经令自己热血沸腾的创作激情,只是总感觉一切都大打折扣了。

病的那一周,那一股油然袭来的虚无感,说实在内心还是感到颇为可怕的,一再提醒必须拉自己一把,可千万别抑郁成疾。吊诡的是,与此同时内心又矛盾纠结,我似乎更渴望保持那份超然世外的精神状态,仿佛那才是永恒的清醒,而不是病好后,回归日常倥偬步调时的迷茫,不晓得何处尽头何时方休。

创作是需要动力的,至于什么是动力,如果忘了,就朝以往的作品中寻觅。刚过的中秋节期间,重新过滤早期的相关画作,有好几幅由于某些缘故,当初完成了并没扫描成图档,留存的只有清晰度欠缺的照片。于是就尝试借由绘图软件,加以调整修饰,甚至更动局部细节,重新存档。这过程挺有意思,以现在的心境回看数年前的作品,我不是在还原画作当初的原貌,而是在更新自己对作品理解的微妙差异。

本期的配图亦是如此。原画是2018年的作品,当时应主办方之邀,参与某慈善筹款项目。他们要求我现场完成一幅画作,以作为慈善拍卖之用。当然,作品的绝大部分事先已画好,只须在现场添加最后的关键数笔即可。完成后,只能当场匆匆以手机摄像功能拍照存底,可惜场地照明不佳,照片素质不理想。而今以数码手段加工润饰,也算是弥补小小缺憾。

人生总会来到更年期,岁月也可迎来更新期。通过数码修图手段,一幅幅旧的画作焕发新的气息。当岁月逐渐褪色了,心境逐步低沉了,我们是不是也应该为情绪加工润色,还人生更新后的焕然风景?

那天为润饰后的这幅旧作构思题目,思量一番决定取名《浮梦之境》。或许我渴望的从来不是虚无,而是轻盈,精神上的轻轻无尘,盈盈自若。若人生真如浮梦,就让梦境色泽永保绚丽迷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