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起:知交半零落

订户

字体大小:

病了大半年的小河终于屈服于病魔的淫威之下,走了。

小河是我念研究院的博士班同学,我们机缘巧合当上了同学。完成必修科目之后的我们同时开始撰写论文,我觉得我是遇上了贵人,很顺利地便完成了论文,毕业戴上了博士帽。

我不晓得小河选择了怎样的研究范围,只见他忙了好几年都没传来什么捷报,再后来就没再听他提说写论文的事了。在忙碌日子里我们少联系了,不过偶尔会从路边的消息站听到有关他的消息。半年前听说他病了,向来笃信保健养生品的他选择了民间治癌的秘方疗法。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