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志贤 :泪痕红浥鲛绡透

订户

字体大小:

蔡澜先生曾经说过:“要是你看到一位还用手帕的朋友,这个人一定是非常天真和固执的。”我就是其中一个。

手绢和手巾都是手帕的别名,以前绅士淑女出门必然携带,但随着纸巾的出现,手帕便渐渐没落,数十年前,还有人争论手帕和纸巾的优劣,这些言论早就消失,可见手帕已经完败了。

我每到一个城市,都会买一方手帕做纪念,后来越来越难买,曾在外国一个商场被售货员呛过:“现在哪里还有人用这种鬼东西。”在新加坡也有买手帕的烦恼,本地的手帕分两种价钱,高级的非常昂贵,令人舍不得掏腰包,低价的却质糙图劣,就是找不到中级的。我每次去日本都会在100日元店买一批手帕,图案优雅,价廉物美。可惜我每次到日本都是冬天,那边的冬季手帕,布厚质粗,在新加坡实不适用。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

热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