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声音

订户

字体大小:

我对声音尤其是噪音很警觉,大概视力不好的人对声音都比较敏感吧。当初买房子的主要条件就是不要靠近大马路。

看日本电影,年轻人自己租房子,经常是在铁路边,大概租金便宜。火车开过,轰轰烈烈。因为隔着银幕或屏幕,声音也就没那么刺耳了,反而有点羡慕青春的不羁与包容。有过这样“轰轰烈烈”的青春,晚年才会更安静吧?我这样揣度。日本人很节制,十来个人挤在电梯里上上下下,别说相互谈话了,就连喘气声也没有,静得可以听到心跳声。大家就这样憋着,显示礼貌。这就是日本的电梯文化。最近看了张律的电影《福冈》,一韩国大叔到了福冈,受不了这种电梯文化,突然在电梯里大笑起来,他用这样的方式“反抗”日本的规矩。日本男人在酒馆里喝醉了胡闹喧哗,在巷子里随地小便,又是另一种文化。这两种文化互为因果,压抑久了总要释放。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