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智成:噪音的懊恼

订户

字体大小:

在稠密的邻里,我喜欢这一处难得的闲余绿地。不会再像年轻时那样——一看到空地,专业病就来犯,脑子里随即开始构想:这里留空太可惜了,可以怎么好好利用,建些什么设施,盖栋什么大楼。或许,人一老就不负重荷地只会想要卸重,所以还是空地好,留白放空,难得的珍贵。

那块空地狭长四方形,长边东西向,南界为单层泥瓦坡顶咖啡店建筑,北界为地面五层的全玻璃幕墙图书馆。我喜欢在傍晚时分站在空地东端的走廊,在西天夕阳余晖中感受左右两栋建筑强烈的对比——平俗对高雅,粗犷对细致,喧哗对宁谧,人气外溢对内敛……当然还有肉体上的温饱对精神上的慰藉。人待上了年纪才能领会,对比中也会找到和谐。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