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孝忠:美食是一场冒险

订户
第一次尝试沙巴的黄榴梿,味道颇为独特。(叶孝忠摄)
第一次尝试沙巴的黄榴梿,味道颇为独特。(叶孝忠摄)

字体大小:

人们对心爱的事物,比如事业和美食,总是小心翼翼的,如捧着轻易被摔破的琉璃,一不小心就粉身碎骨。于是一条走过的,就算已经重复了千百次的道路,人们还是乐此不疲地走着,风光早料到明媚动人,连呼吸的节奏都相同。谁都想过改变,但最后还是一成不变。

几天前,我到砂拉越姆鲁国家公园旅行,参加三天两夜的石林尖峰徒步,同行的还有几个西方人,我从未走得如此心惊胆战,一些路段不能容许差池。下了山,向导说国家公园总部外的餐厅能品尝到不错的当地菜,有姆鲁最好吃的竹笋闷鸡,那是一道当地的土著菜。出了山,我们直奔餐厅,外国友人点了西方中餐厅不会缺席的酸甜鱼,还有明知不会好吃的意大利面等。我们聊天时聊到古晋的美食,比如砂拉越叻沙、哥罗面等。他们在古晋待了三两天,竟都没试过。著名美食节目主持人安东尼波登,还用“上帝的早餐”来形容砂拉越叻沙。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