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玉卿:高,不怕?

订户

字体大小:

我怕高,自动电梯高度超过两层楼,我就转搭电梯,除非背后有人龙。

但旅游在外,常常没得选择。记得在韩国、中国坐缆车,竟然是双脚吊在空中,随团没有回头路,只得闭起双眼,不看天不看地,硬撑过去。

几年前的5月,轻风细雨中游张家界。天门山悬空峭壁的玻璃栈道,到底有多深多高,烟雨蒙蒙中看不到网络视频中“骇人”的栈道景色。“笑一笑!”专业摄影师按下快门拍下“英勇”一幕,原来飘飘然迷迷糊糊中,已走到这短短60米栈道尽头。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