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保亿:兜面与炸枣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一方水土一方人,一方人造就一方吃食。槟城炒粿条怡保芽菜鸡马六甲亚参鱼,说来一点不稀奇,常吃常有,不必担心它们消失在地球表面。但有一些吃食,小时候在家尝过,当岁月渐长,却已消失在桌上,市面也没在卖,直到有人提起,才忆起那个被遗忘的滋味。

近来翻阅台湾洪爱珠所著《老派少女购物路线》,读得趣味盎然,尤其写她外婆家烹煮的一道道老菜,翻开了我多年尘封的味蕾记忆。作者母亲娘家原籍泉州同安,即如今厦门市同安区,没有要攀关系,实则我家祖籍也在那里,所以家里一些吃食怀有同样身世并不出奇。

“兜面”便是一例。“兜面”不是面条,而是用大量薯粉煮成一道黏黐黐的年节菜肴。作者的版本是配搭干贝鱿鱼虾米香菇肉末和芹菜,还有香脆的葱头酥。我向来不爱厨艺,没记下家里的版本有什么配料,想必差不太远。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