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子:疫路辗转 呼太难

订户
赠阅文章
订户专享 赠阅文章

早报新添“赠阅文章”功能!凡早报VIP会员,每月可赠阅 5 篇订户专享文章。

了解更多

字体大小:

由于个人在疫情期间三度到C国G省的飞行体验和隔离遭遇都不尽人意,我对第四次还要飞到G城花钱买“罪”一直都十分抗拒;但却因为边境的封锁,航班的垄断和机场的熔断等等政策的局限,只能徒呼奈何呆望天。

965万平方公里的地大物博,加上14亿的人多务杂,C国在防疫措施上的严防死守和坚持清零,或许还可以理解;但持续的锁国封城对经济民生的严重打击,也是亟需解决的难题。所以从今年6月底开始,入境C国旅客的隔离天数经已从最初的21+14、21+7、14+14、14+7、7+7等不同数字组合,进一步减到7+3。虽然这和“一国两制”下的H港自8月初开始实施的3+4比较起来,不见得有多大的吸引力,但却为我们这些必须飞回C国工作的“老外”,提供了一个难得的选择。

由是之故,H港政策一松绑,我立马开始琢磨飞H港再折返C国Z市这一条路径的可行性。H港的莘莘学子们一探得老头有这项计划,约酒约饭的就不说啦,竟然还有约“宿”哒——说是“+4”的那几天可以住进他们家里去哈,盛情令人感动啊!然而,这条路却越是琢磨越不通——因为从H港经陆路入境C国Z市,竟然必须各凭“天命”去摇号!而且除了摇号,还得拼命抢购从H港到Z市的大巴车票,这才真正把命要。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