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亦筠:洪慧芳有机会夺金马影后吗?

字体大小:

第59届金马奖颁奖典礼本周六(11月19日)举行,我的一些朋友都爱问:“洪慧芳有机会夺奖吗?”

我当然希望她能拿奖,虽然她在本地剧鲜少当女主角,始终默默耕耘,演好自己的角色。我因工作与她接触多年,她的知名度不输阿哥阿姐,家喻户晓,见到媒体很友善。我接触过很多圈内艺人,有些红了翻脸不认人,但绝对不是洪慧芳。我入行当记者时,洪慧芳与郑各评都红了,他们的儿子郑凯介满月时,我还出席了满月派对。后来我主力在报道电影,与他们少交集,但在不同的场合见面时,夫妇俩总是客客气气,让人很舒服。

我衷心希望洪慧芳能靠《花路阿朱妈》夺奖,但人好就能夺奖?当然没有这样的逻辑。她能不能得奖靠的是演技,还有评审的喜好。本届跟她争影后的有《咒》的台湾女星蔡亘晏、《窄路微尘》的香港女星袁澧林、《智齿》的刘雅瑟、《灯火阑珊》的张艾嘉。我只看了在戏院公映的《花路》,以及在Netflix播出的恐怖片《咒》。

比《咒》的蔡亘晏出色

《咒》在台湾公映时创造了票房佳绩,甚至凭恐怖魅力登上国际串流平台Netflix。蔡亘晏演出饱受精神困扰的楚楚可怜,却要努力翻转悲剧命运的单亲妈妈。洪慧芳在《花路》透过轻松喜感诠释迷恋韩剧的丧偶大婶,她在韩国旅行的不寻常经历,获得自我救赎,以及对儿子性向的接纳等,演绎得无斧迹凿痕。洪慧芳在这个疗愈人心故事表现得动人自然,比《咒》的蔡亘晏更出色。若只有两人在比,洪慧芳大有机会。

其他三名入围者,因没看过她们的竞赛片,真的无法评论。香港电影《智齿》以14项提名金马奖领跑入围,由于影片去年在柏林影展首映,曾一度引起资格认定的争议,但台湾金马奖执行长闻天祥解释并未违反规定,影片虽在去年首映,但金马以“正式完成、上映时间”为主,且必须首次报名,因此《智齿》符合今年报名规定。本地观众应该对刘雅瑟不陌生,她与王冠逸、李国煌等演出虎年贺岁片《团圆饭》,也是本届金马唯一获演技奖项提名的中国大陆艺人,她在《智齿》演出街童,较早前已凭此角色在香港电影金像奖夺影后,她首次踏入金马殿堂,被各界誉为“来势汹汹”。

《窄路微尘》刻画疫情之下的香港,人们努力生活的故事。袁澧林饰演年轻单亲妈妈,四处打工养活女儿,评论指她跳脱以往清新甜美的模样,以刻苦坚忍的母亲一角惊艳影坛。袁澧林是近年港台受注目的新星之一,亮眼外形和青春气质成为网友心中的“女神”。

60人之中选5人竞赛

张艾嘉是老姜,入围10次最佳女主角奖,二度封后的她今年再以《灯火阑珊》成为影后竞赛的最强劲敌。可见兵家必争之地的影后项目,竞争激烈。本届金马奖有457部影片报名,当中剧情片占60部。我认为从60个女主角中选出五人来竞赛,即便没有抱走小金马,也是赢家了。

被喻为“华语电影奥斯卡”的金马奖,近年因中港台政治争议,冠病疫情冲击电影业而受到考验,在中国大陆电影人不参赛与港产片数量下降的窘困局势下,每年盛会依然如期举办。本届主要奖项仍由台湾和香港电影人分庭抗礼,我们拭目以待。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