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心:入戏太深

订户

字体大小:

求学时期,相较于枯燥乏味的课本,丰富精彩的戏剧才是我的“菜”。可家里的电视机时不时就罢工坏掉,每次遇到这个状况,我只能充当编剧,自个儿“脑补”错过的连续剧剧情。年纪稍长,对大人的情感世界有了模糊的概念,我就一头栽进戏剧里错综复杂的人生,自此衍生出课本里找不到答案的一连串问题。

中学时期,我加入了中文戏剧学会。然而,大部分课外活动的时间,我都“没戏唱”,只能躲在角落里,看着大我一两届的学姐学长排戏。坐了一段日子的冷板凳后,我终于被分配到了警察的角色。由于演出的戏服得自己看着办,我不得不鼓起十足勇气,向一位不太熟识的学长借了他的少年旅制服。原以为演出结束后就没戏了,怎知戏外还有后续呢!我从一位学姐那儿惊悉,学长因擅自借制服给我而遭到处分。自此之后,每次看到身穿少年旅制服的男生,我便会虚妄地臆想,如果当年没有在戏中扎上一角,就可免除盘踞心底的愧疚感,也就不会再想起那位学长。是以,我总觉得自己始终走不出30几年前的那出戏。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