笨女人:做人嘛

风大雨大,生命最大。(作者提供)
风大雨大,生命最大。(作者提供)

字体大小:

我的老友——艾文特意调休邀我到他家庆祝我得奖。那晚,我们吃麻辣香锅,这是我到新加坡吃量最多的一次晚餐。

纵使他的太太在一旁提醒他别煮太多,但天王老子也休想要他住手。他的性格向来如此,可以什么都不管,就只管吃管饱管够。

直到大家都停筷,我还在挑着干辣椒,才发现许久没那么开胃了。

艾文说要送我回家,心里略过怯意和悔意,忘了饱腹会晕交通的体质,都怪自己嘴馋,得意忘形了!

艾文露出领导要下属加班的坏笑,指挥道:“我们用走的!”

我没听错,他也没在说笑,大伙儿像风一样的少年,潇潇洒洒地出发。我有幸体会小学作文里常写的那句“浩浩荡荡”。

他带着一行人穿街走巷,一如既往,做个有音效的指南针,聊着天南地北。他向路过的车辆、转红的交通灯、躺在沟渠的落叶……说了一段又一段的情话。

没一会儿,夜空落下绵绵细雨,我替他们着急,要他们赶紧往回走。

艾文双手交叉道:“做人嘛,要有始有终!”他的太太附和应声:“对!”我见识到传闻中的夫唱妇随。

要他们避雨是不可能的事了,但我万万没想到他们沿途还布置任务。

大伙儿莫名其妙摸黑展开救蜗牛的行动。

“这只向左,得顺路带它到左边。”

“下雨啊!”

“这么小只在路中会被踩扁。”“下雨了喂!”

“走到这里多不容易啊!送你一程。”“下雨……就下雨呗!”

朋友……就是你劝阻不了对方,就会被对方同化的人。

认识20多年,一起离乡背井到陌生的城市打拼,曾意气风发地嚷:“说走就走!”

走是走了,还越走越远了。

直到磨破了一双又一双鞋,才发现站稳脚跟比走更难,而那叫嚣要做自己的少年们,个个已面目全非了。

到了同港,雨声没了,换来蛙声虫鸣。

艾文伸出铁爪子又夹起一只大蜗牛到窨井盖上,看样子似要清空骑道上的蜗牛,势必要将窨井盖变成蜗牛巢才罢休。

路过的人投来好奇的目光,艾文不为所动。

“做人嘛,就要目中无人。”又是一句精辟。

我看着窨井盖上俯卧着大大小小的蜗牛,全身鸡皮疙瘩。

“因为目中都是蜗牛!”

忘了,他的对白总是留有后话。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