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雾:疫后龟毛

订户

字体大小:

前两天和同事去芳林小贩中心用餐,发现自己居然不习惯和陌生人同桌吃饭。身边的陌生人,是这么靠近,她和同伴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让我想象肉眼看不见的零星飞沫互飞到彼此连同我的碗盘里,一改平日的细嚼慢咽,我狼吞虎咽快速解决盘中餐,不知情的同事问我:“你今天超饿哦?”

公司设有员工餐厅,疫情期间,为了不让员工群聚改而提供盒饭,菜式多样化,我一向不挑食,不管是意式面条还是椰浆饭,既来之,则食之。一般平日下班到家已近晚间8点,为免加重睡前的肠胃负担,晚餐以简单的三明治或水果为主,周末则由酷爱烹饪的先生下厨。小贩中心摘口罩堂食在我看来是高风险活动,能免则免,所以就算有需要外食也以打包为主,不知不觉竟然有两年多不曾在小贩中心堂食,没想到两年后再次在小贩中心堂食,感觉已物是人非。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