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华:文学朱家

订户

字体大小:

最近看了纪录片《他们在岛屿写作:愿未央》,朱家三姐妹(朱天文、朱天心、朱天衣)回忆父亲朱西宁和母亲刘慕沙。若加上女婿唐诺(谢材俊)和外孙谢海盟(几年前由女儿身变性为男儿),朱家一门出了七个作家。实际上,朱家已经被“神话”了。

朱西宁绝对是个好小说家,但没有片中“灌输”的那么好。他的“现代性”还处于尝试及趋于成熟阶段,没有达到最成熟,但他对台湾现代文学的启示意义很大。张爱玲曾赠书朱西宁,扉页题写:“给西宁——在我心目中永远是沈从文最好的故事里的小兵。爱玲,一九六八,十月”。张姑奶奶眼光厉害的,看准了朱西宁的价值,他还是超越不了沈从文。“沈从文最好的故事里的小兵”,一语双关,具有象征意义。莫言借用了前人评郑板桥书法的用词,称朱西宁的语言是“乱石铺街”,倒也耐人寻味。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