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煜:重回崇文

订户
拼装天福宫斗拱积木。(刘巅摄)
拼装天福宫斗拱积木。(刘巅摄)

字体大小:

任何事物的三种存在形态——未来、现在、过去,三天前的未来,步出崇文阁的现在,也就成了过去。

一连两天在崇文阁举办天福宫斗拱工作坊,活动结束后收拾好东西,将文德塔内的桌椅板凳归位,拖着两个行李箱和一个纸袋,与学生们站在街边等德士回家。不远处的福建文化节结束了,喧闹三天的直落亚逸街恢复了周末的宁静,只剩下福建会馆大厦前叮叮当当拆除棚架的声音。空荡荡的街道,仿佛之前的热闹不曾有过,这便是历史吧。任何事物的三种存在形态——未来、现在、过去,三天前的未来,步出崇文阁的现在,也就成了过去。这些日子的忙忙碌碌瞬间解除,静默中是不可名状的空虚。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