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葆 :昆仑妲己的春花秋月

订户
新艺杂志封面人物韩菁清(李天葆摄)。
新艺杂志封面人物韩菁清(李天葆摄)。

字体大小:

梁实秋在《大人》杂志发表文章,写的是古时酒中八仙,顺带提到上海八仙,其中一仙就是韩菁清。

很久以前看过《猫乘》,许地山这篇文章经常是删减版——后来在一些选集,才窥得全貌。许引经据典,大谈猫的历史,中外典籍皆涉及,还提起一本《相猫经》,说好的猫样,有15种特点,头脸眼珠四肢腰肢,尾巴甚至是毛色,亦有讲究,不然则是不吉之相:里头的花色名堂,有的是雪里拖枪,有的是金簪插银瓶,黑身尾巴带白色,居然是“昆仑妲己”……我当年为此名倾倒,特地用这题目写了小说,内容少不了妇人和猫。许地山也找了不少猫在古时的别名:锦衣娘、银睡姑、啸碧烟,典雅而有趣——他应该是五四时候很早的猫迷猫奴了。猫的慵懒,意态经常冷淡,有时热情,多半肚子饿了,它们很少会呈现过分恭维讨好的行为,和狗不一样。只是看似无情,实则有情,以为猫认屋不认人,也有例外,当它识得自己的猫奴,稍有亲近依恋,猫奴自然感到宽慰而欢喜——喜猫爱猫者多半也是散漫而不愿受拘束的一群;爱狗者的善于控制,发号施令,两者迥然不同。有的将爱猫套上衣裳服装,一一装扮,其实此举最离奇……虽然也见过外国人把猫儿塑造成高贵皇后,蕾丝花边裙裾,头顶皇冠,眼神一派冷傲,符合其性情,只是人与猫保持某种互不干涉的距离最好。不过眼下猫奴溺爱之极,跟照顾孩童没有分别。而以前看许地山的《春桃》,里头写的是一个妇人和两个男人的故事,可是隐隐总觉得有猫儿嬝娜的出没,符合了某种猫的视角,春桃的若无其事,是情义也是情浓。

订阅登录,以继续阅读全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